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下课还有特色辅导
下课还有特色辅导

下课还有特色辅导


  “当!当!当……”此刻学校的放学钟已响起,而我只能曲着身体的靠在桌 上做短暂的休息,因为再来便是需要伟哥的大鸡巴来填满我的性欲。但没想到伟 哥却说:“各位同学,今天的课到此便结束了,大家收拾书包回家去吧!” 于是我赶紧的拉紧伟哥的衣服说:“你答应要给我的……” 伟哥听到我这么说,便大声的对学生说:“同学们,等一下,阿欣老师好象 要为大家做特别辅导,若有事或赶校车的请先走,若没事的便留下来!”话一说 完,本以为会有人先走,没想到所有学生竟都停止收拾书包回到位子上,好象正 等着另外一场好戏上场。而这与平常这节课下课,大家都赶着离开教室相比,有 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于是等学生坐定位后,伟哥在我的耳边告诉我做跪姿的动作,于是我才打点 精神的面对学生做了个跪姿的动作,而此刻我看到教室通往一楼的气窗,正有着 许多脚步来来回回,我心想若有人掉了东西,便可看到这一幕,而看到这一幕, 或许可救了我——让我不用再面对学生接下来对我的玩弄;但看到了,或许也会 令我名节全毁,因此此刻的心情竟希望不会有人看到羞耻的这一幕。 而伟哥这时又在我耳边讲了一些话,于是我只能面有难色的看着伟哥。于是 伟哥说:“怎么样,不行吗?那伟哥就让大家走了,而阿欣老师就享受不到伟哥 的大鸡巴了。” 而我的小穴虽已被肥文给抽插过,但非但没令我达到高潮,反令我此刻感到 阵阵欲火焚身,等待着伟哥来救火,于是我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伟哥看我点头后,便对着学生大声说:“同学们!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你 们不用再私底下玩弹珠了,现在阿欣老师答应帮大家口交以消消大家的欲火。” 只见伟哥说完后,大家兴奋的手足舞蹈。于是我只能很不好意思的低着头, 而这便是伟哥所提出的交换条件——帮大家口交,才愿意帮我泄欲。 而在伟哥的要求下,同学们已排好队的等着,就这样一个一个的走上桌来, 我便不断的用手及嘴帮他们抚弄着。 但有的等不及了,便六、七个的站在我的面前,于是我只能轮流的用嘴为他 们口交,并左右手不断的帮他们打手枪,而另外的人则是将龟头在我的耳朵或脸 颊上触弄。 就这样一个一个的射在我的胸口、乳房、乳头、脸、耳朵、头发等各处,而 在一番的玩弄下,我已是全身香汗混着精液的令人分不清是汗还是精液。 而班上唯一的两位女同学,也当着大家的面脱下裤子,露出她们的私处令我 帮她们口交,而口交完后她们更将淫水喷在我的脸上,也因此令我对现在年轻的 女孩子感到困感,心想:她们难道都没有羞耻心吗?当着这么多男生的面前,竟 能若无其事的露出私处,且将淫水喷给大家看,难道这就是时下的年轻人吗? 但此刻就算是再羞耻也没有我羞耻吧?因为此刻我正赤裸着身体,且不断的 帮各式各样的鸡巴口交,有的很长、有的很短、有的包茎,有的则是割得过短, 就这样,我至少帮八、九十人次口交后,终究是不支倒地。倒下后仔细想想,才 发觉有的人竟轮了两、三次之多。 此刻我感到有人在摇我的身体,张开眼一看,才发觉是伟哥在摇我。伟哥问 我:“还行不行。”我只能无力的摇摇头,于是伟哥便对大家说:“同学们!阿 欣老师不行了,就让她休息吧!咱们下次再玩。” “天啊,还有下次。”我的心里想。


  而接着伟哥又说:“在此声明一件事,大家走后,这件事一定要给我保密,而且走后,就不要再回来教室走动了,若给人发现,就是跟我伟哥过不去,知道吗?”


  只见大家纷纷答应,便一个个的走出教室。这时我赶紧拉住站在一旁的伟哥说:“你难道也要走?那老师小穴所引发的欲火该么办?”


  只见伟哥做了个鬼脸说:“阿欣老师,妳今天被肥猪文给干过了,谁还有心情上妳,且妳现在满身精液,看了就怪恶心的,妳还是躺在这里,想着我的龟头自慰吧!哈!哈……”


  我看着伟哥狂笑,于是眼泪又禁不住的流出来,“呜……你好过份……本来人家……也是不想被肥文给上……是被你给逼迫的……而被肥文挑起性欲后……为了解脱还……答应你帮大家口交……现在你竟如此……对我……我该……怎么办……“


  只见伟哥仍是一脸我行我素的表情说:“谁叫妳做老师还这么笨,这么容易的便上当了呢?我看我就给妳一个好方法吧!看到白板上的白板笔了吧?妳就拿着它,想着我的鸡巴自慰吧!若一支不够就再加一支,直到加到跟我一样粗吧!


  哈!哈……“


  说完后,便跟着等他的大长脸及留长发的,慢慢的往后门走去……“伟哥,不要走……伟哥……伟哥……”我死命的喊着伟哥,而这时伟哥停下了脚步并回头看了我一眼说:“对了,阿欣老师,妳今天做了这么羞耻的事,可不要想不开哦!倘若妳不小心死了,我们便会把照片寄给妳的家人,让她们为妳的行为感到蒙羞。”


  我听了这席话,更感到伟哥竟是如此的丧心病狂,就连我死了也不放过我的家人。而伟哥紧接着又说:“对了!阿欣老师如果要走的话,记得要把教室收一收,否则下节课大家看到又是淫水、尿液、精液的话,妳可是很难交待的。”


  说完,伟哥三人便走出教室,且熄了教室灯。他们三人已是最后离开教室,于是整间教室除了我以外便是空无一人了。


  而此刻我虽然已感到疲惫,但小穴仍是奇痒无比,且内心还是感到阵阵空虚的想找一个男人发泄,但此刻并无男人,于是我只能照着伟哥的提议,便走到白板前拿了四、五支白板笔,回到桌上自慰起来,而此刻或许是想着伟哥的老二,于是就这样一支加上一支,直到加到四支时才感到白板笔似伟哥般的粗壮。


  “……啊……伟哥你好棒……啊……啊……你的鸡巴快把我爽爆了……喔……喔……伟哥……我好爱你……喔……喔……


  啊……我被插的快爽死了……“


  我一面握着四支白板笔,且一面摇动它,幻想着伟哥正狂干着我。不久我已爱液涟涟的达到久违的第二次高潮,于是我才像个知足的小孩,停止了自慰并累得沉沉睡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