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老师主子
我的老师主子

我的老师主子

「你已经来了啊。」


  轻柔的嗓音在我头顶响起来,我连忙抬头,看见秦老师就站在我跟前看着我。


  「哦,是啊。来了一会儿了,老师您的车……」我没听见马达的声音啊?


  老师笑了笑,有点尴尬的表情:「不是昨天停在那个餐馆了吗?你给我留的字条啊,早上去开太麻烦,我今天先用舅舅的私家车教你。」「哦,」她提到字条,让我也变的不自然起来,「昨天,您、您喝的有点多,我才……」她打断我的话,没有让我继续说下去。


  「我知道,谢谢你。你去场地那等着吧,我去跟舅舅借车。」老师看了我一眼走了,我读不出她的眼神想表达什么含义,模模糊糊的,好象带着探询,又好象藏着玩味,只是没有厌恶就对了。


  一直到我心不在焉的钻进老师开来的黑色宝马车时,我的脑子还在努力的想着那份眼神的某种可能。


  「停下——!」


  老师尖锐的嗓音从车外传来,我慌张的紧踩刹车……「砰!」「哎呀喂哟!」车身来不及停稳,撞到了相邻桩上的汽车。两根杆被我压了过去,别在车底下,车尾也呈现出不小的凹洞,全是我开小差的结果。


  「徐什么!你脑子里在想什么,怎么开的车!」老师几乎是怒吼着冲了过来,冲着刚下车的我就是两脚,硬硬的鞋底踢在我的小腿肚上,几乎让我跪倒在地。这么名贵的车在我手里出了差错,我简直要吓坏了。


  我忙不迭的给她道歉:「对不起!老师,我、我……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道歉管用吗?你今天怎么倒的车,回回都有差错,你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呢?」老师没有因为我的道歉熄灭怒火,反而更使劲的踹了我屁股一下。虽然心里害怕的紧,可老师的这一下仍使我的身体一个激灵起了反应。


  「老师,我赔,这车的损失……让我赔。」


  我哆嗦了一下,依旧想办法求情,不是为了车坏而求,只是怕老师会因此生我的气不喜欢我。


  「你赔的起吗?」


  老师眯着眼睛看我,语调里含着一些我不懂的成分。「跟我过来,你自己跟我舅舅解释。」她拉了我一下耳朵,让我乖乖的跟她走向教练的办公小楼。


  我第二次跟老师来到三楼的办公室,她并未带我去见她的舅舅,而是直接带我进了那间宽敞的屋子。


  从进门开始,她就没再理我,也没象以前那样招呼我坐下,而是径直走向上次我来时她坐的靠背椅。她坐在椅子中,高高的盘起其中一条腿,让我看清楚她脚上穿了一双半高根的黑色真皮凉鞋。她不耐烦的曲着手指敲打桌面,眼睛盯着我看她脚的眼睛。


  「你打算怎么赔我的车?你认为你有能力赔偿吗?」老师此刻看起来好高傲,虽然是坐在椅子里,可仍是让我觉得她是在高高的俯视我,好象在看脚下的一只小蚂蚁。


  「我、我的工资存了不少,修车的钱,应该、应该够吧……」我又是怯怯的说着,这种时候,我总是很怕她。


  老师把手收回到胸前,十指交缠,眼睛看了我好一会儿:「你刚才在想什么,为什么会开小差?昨天你明明已经倒的不错了。」她突然转变话题,说起让我心虚的事情来。


  我张了好几次嘴,都说不出话,总不能如实说我在想昨晚为老师洗脚的事吧。


  我欲言又止的样子好象让她很不耐烦,她踢动一下盘在上面的腿,突然问了一句吓破我胆的话:「你干什么总是在看我的脚,它有那么吸引你吗?」我猛抬头对上她的眼光,看着那汪深邃的潭里有一种我熟悉的威严。


  「你昨天还帮我洗脚洗袜子了,对吗?我只是一个教你开车的老师,你需要做这么多吗?就算是你想照顾喝醉的我,也不需要帮我把袜子洗的那么干净啊。」老师的话里有话,我听出来了。


  她讨厌我了吗?厌恶我了吗?


  我着急的在她眼里寻找答案,可我除了威严和高傲什么也看不到。


  「老师,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我又开始道歉,膝盖不自觉的瑟瑟发抖,快要站不住了。我不知道自己在道什么谦,是因为车的事?昨晚帮她洗脚的唐突?还是不该看老师的脚?


  「你喜欢女人的脚?」


  老师终于又开始说话了,声音是平淡的,没有让我再敢到害怕的成分,我咽了口吐沫,犹豫的点点头。


  「那你也喜欢我的脚了?」


  她又问道,同时晃了晃盘起的那条腿,轻缓的转着脚腕。


  看到我继续点头后,老师站起来了。她走到我旁边,就在我耳朵旁说:「喜欢到什么程度呢?为我的脚下跪你也愿意吗?」一句话打破了所有我自以为坚硬的伪装外壳,我二话没说的就跪倒了,膝盖重重的撞到了地面上,可我不觉得疼,我趴在那里,头离着她的脚好近。可我不敢碰到它。


  「老师,请、请罚我吧,我…不该、不该未经您允许就洗您的袜子。罚我吧。」我的额头抵着地面,全身的神经都绷了起来,下腹好象被谁点了一把火,轰然的烧了起来。我顾不得面子,也不再考虑现在的时间地点,我只想老师的脚能踩上我,或是狠狠的踢我几脚,把我一身的贱骨头踢散架。那一瞬间,我的M本质毫无预兆的爆发了,我甚至来不及考虑她为什么会让我下跪。


  有东西在踢我的头,我感觉那象是老师的鞋跟。身子一下一下的颤着,随着老师的每一次动作越来越兴奋。就在我想伸手去抱她脚的时候,教练室的门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秦姒啊,你在里面吗?」


  是她校长舅舅的声音。


  我用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爬起来,拍打身上沾染的灰尘。我惊恐的看着老师,满眼都是求助的神色。她瞄了门口一眼,很从容的把我按到沙发里坐下,于是走到门口去开门。


  「舅舅啊,什么事?」


  「我听说我的车被撞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啊,是谁……」「没关系,是我在教学生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别担心,我去给舅舅解决,一个星期后,一定换你一部崭新的车子。你啊,就别管啦……」秦姒老师推他到走廊说话,声音也变的模糊不清了。只剩下我自己坐在沙发里还在打哆嗦,我从来不知道,我会这么胆小,我向来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秦老师她……却让我暴露了最脆弱的一面。


  老师回来了,表情恢复本来的严肃。我赶紧站起来,诺诺的低头瞅着她。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下午我给舅舅说上路了,你一会就跟我出去。」她站在那儿,双手抱胸,「我还有事要问你。」说完这句话,她突然笑了,拍拍我的肩膀,她用很俏皮的声音安慰我说:


  「看你紧张的这个样子,车不用你赔的,我是教练嘛,出了事故责任在我,你不用怕。我刚才,是在跟你开玩笑的啦!」她说是开玩笑,可我觉得真相却不是这样。老师她刚才的表情,神色,以及行为模式都不象是开玩笑,她,难道也知道SM是什么?


  抱着这些疑问,我回场地上收拾我的东西,和老师一起出校门打上了车。


  路上老师一直在和我说有的没有的,没再提让我下跪的事(虽然是我自己跪下去的)可是我却觉得她的眼光一直透露着对我的兴趣。


  「你第二次来我家了。」


  老师打开门时回头看了我一眼,嘴角弯的很暧昧。她让我换下拖鞋,拉着我来到她的书房。


  满屋子都是CD和书,占了整整一面墙,排的很有现代感,在另一侧,一台透明的电脑正嘀嘀响着,好象还在下载什么东西。


  「来,给你看些东西,和你喜欢的有关哦。」


  老师神秘的坐在电脑桌前,暂停它未完成的工作。她熟练的敲击键盘,我看出她在寻找电脑中的隐藏文件。


  当熟悉的SM图片出现的电脑屏幕上时,我不知道我的嘴里嘟噜了些什么。


  一张张美丽的图片都是我最爱的恋足图,看着画面上的男人幸福的舔女人的脚趾,后跟,还有吃她们踩过的食物,我的小弟弟又蠢蠢欲动了。


  「你喜欢这些吧?喜欢这样做吗?」


  老师侧头,满含兴趣的等着我的回答。


  我看着老师,心里溢出满怀的激动,她知道SM,她真的知道,难道她也喜欢。是我的好运来了吗?我憋了一肚子的话要说,可是又不知说什么好,只能不停的重复「我、我……」就在我站在那不知所措的时候,老师给了我一脚,力度虽小却足以使我跪在地下。「秦老师,您…您……」我不知道该做什么,该说什么,枉我平日小聪明不断,可现在跪在她跟前,竟然象个小学生一样。虽然一直盼望着现实中能有个女王,可是真正跪到女王面前,我竟然这么没用。


  「你喜欢SM,喜欢我的脚,你恋足。我说的对吗?」老师又问了我一次。


  这次,我红着脸点头,所有一切都被她看穿了,我就象没有穿衣服一样被她看个透。


  「能找到圈中的人真是幸运呢。」


  老师抬脚踩住我的大腿,看我面红耳赤的样子就特别开心,「网上总有那么多M缠我,可谁知道是长是扁是好是坏呢?M也是也需要精心挑选的嘛。总不能是个人我就要虐待他吧。」老师确定我也喜欢这个之后,变的特别活跃。竟然马上就开始逗弄我,她撩着我的刘海,手指在我脸上游移。


  「我挺喜欢你的,你这个人很外向,又幽默,是我喜欢的小男孩型,要不是你昨天帮我洗脚,我还真没注意你老盯着我脚看呢,我猜你可能喜欢这个,果真没错。」她好象在看一件物品似的看我,手指扯着我的耳朵,拽的我一颗头摆来摆去。


  「徐什么,你撞了我的车,拿什么赔我啊?不如,用你的身体好了。」老师捏住我的下巴很认真的对我说出这句话。


  「赔…身体?」


  这个当,我的思路开了个小差,怎么感觉那么象香港早期的武侠片啊?


  老师从书架上翻出一个文件档案,抽出几张装订好的纸扔在我跟前。


  「看看吧,同意我们就签。」


  她按低我的头,让我趴在她脚边读这文件,竟是一份奴隶契约书。


  老师揉着我后脑的头发,对我说:「你这个月底会考车,我朋友碰巧就是考官呢。你想你要是通不过考试,你的上司还会不会重用你?你要是没了工作,拿什么赔我的车?」她在威胁我,我吓了一跳,她要强迫我做她的奴吗?


  她又扔了一只笔在我眼前,用脚踩住就在我鼻子跟前滚来滚去:「考虑好哦,只要你签了,就有我可以保护你。不仅考试可以安全通过,就连车的事也可以一笔勾销。」看着那只被踩住的笔,我竟想象出我在她脚下翻滚的模样来,盯着面前的契约书,我逐字逐行的读着,非但没有被威胁的屈辱感,反倒是心里的兴奋劲一个劲的向外冒。


  她要收我做奴?真的吗?那我以后岂不是成了有主子的M了吗?


  兴奋撵跑了我原本的紧张和恐惧,我伸手捧住老师的脚,用嘴咬住那只笔,慢慢的向外抽。虽然老师的脚在使劲,可是我学着狗狗左右甩头咬笔的样子让她笑的越来越没力气。


  终于拿到笔了,我迅速的在契约书的最后签上我的名字,写的大大的「徐什么」好象生怕她会反悔一样,我双手捧着契约书递了上去。


  「主子在上,徐什么以后就是主子的奴了,请主子对奴才下命令吧。」秦老师被我听话的样子吓了一跳,似乎是觉得我这种被威胁而得到的奴隶不应该这样乖巧,不过这惊讶也是一瞬间,马上她就踢着我的脸说:「你果真是从骨子里发贱啊,徐什么,还真是会说话。我就是看上你的乖巧和机灵劲才想要你当我M的,果真没看错……在这儿等着我,把衣服脱了……跪着等我。」老师抛下命令独自走进了洗手间,等她的背影消失在门缝里后,我麻利的爬起来脱光了所有衣裤,可是,我捂着下体,站在那里犹豫了半天,不知道是不是该把内裤也脱掉,拼命回想电影里那些M的表现,再想想老师的性格和平时的作风,我最后还是红着脸套上内裤。


  「谁让你穿衣服的,我的话听不明白么?」


  我等待老师时突然听见她大声的呵斥我。她大步走过来踩在我本就叩首紧挨地面的头上,使劲碾了几下,那股力量压住我的后脑勺,让我的额头在坚硬光洁的地板上擦动了好几厘米。


  「你见过狗穿衣服么?笨东西!」


  我抬不起头,只感觉老师扯住我的内裤边缘,只是那么一扯……「嘶啦——」并不算脆弱的内裤竟然应声而裂,左边完全被扯断了,留下右面的松紧带紧紧的勒进我的肉里。


  「啊……」


  我叫了一声,老师的动作好粗暴哦。我那本来就有点热的弟弟迅速随着布条碎裂声涨了起来。


  老师给了我一脚,不高兴我擅自喊出声,她扔了一堆丁零当啷的东西在地上,让我爬起来跪好。不敢揉被踢疼的地方,我慢慢的夹着腿起身,肿胀的弟弟也这样显露在她面前。


  「你的贱根子还挺大呢。」


  老师看到我夹在腿中间的肉棍了,对它红通通的颜色很感兴趣,她扶着我的脑袋踩了上来,用鞋底『按摩』我兴奋的下体,碾着它搓来搓去。「你看啊,」她用鞋尖挑起龟头,使它羞答答的抬起头来,「还是粉红色的呢,告诉你的主子,你还是个处男吗?」我咬住嘴唇,竟然因为被老师问这个问题而不好意思起来。「是的,报告主子,奴才是个处男,从没被人调教过。」老师盯住了我的脸,我看到她的目光里全是赤裸裸的性趣和蔑视,而我在她的注视下感觉着脸烧烧的,好象自己被她扒开一层皮,从外一直看到里,我的所有被她一层层的剥开探询,我就这么低俯着,羞涩而无助的,直到被她的目光吞吃干净。


  她拿起地上的零碎,开始一件件往我身上挂:先是腰部象是铁内裤的三角铁箍,在前后留了露出阴茎和肛门的位置;其余的五个环扣象是红孩儿带的箍子,套住了我的脖颈、双手和脚腕,扣的那么紧;每个零配件都和主体的铁内裤用粗细不一的铁链锁着,叮当直响。老师缠起多余的铁链,让我被链子束缚的只可以保持下跪前俯的姿势。


  「你要学会服从和习惯在我面前低下你的头。」老师连续踢着我的屁股,让我一次次的向地面趴去,可是我还是迅速恢复原来的姿势,以便于她给我第二下重击。


  当老师变的有些气喘时,她牵住了我脖子上的铁链,拉我爬上扶梯,她的动作很猛也很大,一点都不考虑紧扣的铁箍会不会勒断我的脖子。我就这样被带到了第一次实现SM调教的场所。


  「进了这个门,你就是一个畜生了。」


  老师站在前面低眼瞄我,好象根本不把我当人看,「你要完全按我说的做,做好一个奴隶,一条狗。你要是违反,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老师把丑话说在前面,随即扯着铁链把我拉了进去。


  这是个50坪左右的房间,整体布局延续了走廊和扶梯的感觉,在房子的一角设置了一棵假树,屋顶全是错综茂盛的枝干和树叶。树干有一人合抱那么粗,两侧伸出来的枝杈和主干合起来看好象十字架的模样,还有一些藤蔓状的东西从屋顶垂下来,粗粗细细的有七八根。


  在树干下有一张黑木的大床,大的有些惊人,粗实的感觉不象女孩子睡的,同样缠满了拇指粗的麻绳。剩余的家具就是同款黑木制的扶手椅、靠背椅、木柜、和相对墙角的木笼,可以关下一个人猿泰山了。看着着些东西,我就在心里猜测它们的用途。虽然和我以往看过的不太一样,可老师解释说是为了掩人耳目的,所以我也就没什么疑问了。


  「现在,磕头叫我主子吧,你要感谢我给你这次被调教的机会,感谢我能够看上你做我的狗。」老师坐在了扶手椅上,她盘起腿踩上了我的额头。这个高度让我看清了她的着装,是一身红褐色的天鹅绒衣服,短裙短袖露着肚脐,一双同质地同色系的高筒靴子直接裹到大腿跟,只吝啬的露出一小截雪白的美腿勾引我的口水往外流。


  她穿的并不象小电影里那样性感撩人,不过却有独特的高贵魅力,费劲的看着头上的靴子,我宁可她没有穿鞋,我好希望踩在上面是她软软有温度的脚底,象她的袜子那样挥洒着迷人的味道。


  我对上她的目光,读懂了她的意思,我顺从的趴低,在她脚边磕头,尽量磕出响声。我按她要求的说了,并且加上我肺腑的真言,因为我知道她会爱听。我吻她的鞋面,大声的喊主子,这是我内心的呼喊,我终于有主子了。


  「狗狗,爬两圈我看看。」


  老师命令我,从现在开始,我要喊她主子了,我的下身听见她喊我狗狗的一刹那就硬了,红肿的外皮被铁内裤的口勒的很不舒服,好象这行头小了一号。


  我汪汪叫着爬起来,从主子脚边走过时还故意蹭蹭她的腿,引的她踹了我好几脚。


  「唔——汪——!」


  我滑稽的样子很让主子满意,她开心的站起来踢我的屁股,小肚子,以便让我爬的更快,「打个滚,来,乖狗狗。」她踩着我腰侧,使劲把我踩翻在地上,我笨拙的躺下,再翻个身爬起来,还不停的汪汪叫着,象是被人眷养的宠物狗,滑稽而可笑。


  「汪——汪!」


  我的下体开始骚热起来,阴茎根部被剧烈的翻滚磨的痛痒难忍。我并紧腿,夹着硬邦邦的肉棍慢慢滚着,象狗夹住尾巴一样可怜。


  老师在我翻了第N回身后踩在了我的胸膛上,让我象个翻盖的乌龟一样只能支棱着四肢。


  「你真象癞皮狗…看看你的样子,说,喜欢我这样玩你吗?喜欢这样下贱的自己吗?」她指着一侧的镜子,让我侧头去看,让我看见我自己的狗模样。那光裸裸的躯体就那么难看的瘫在地下,象主子脚下的一瘫泥。


  我的心里一阵激动,看着自己的样子和主子高傲的表情,我的神经一阵阵的紧缩着,让我巴不得被她踩扁踩烂。「主子,使劲踩您的狗狗吧,把我踩坏。」我央求着,扭动着,看着老师的靴移到了我的两腿之间。


  「啊——!主子!」


  我的声音了饱含了痛苦和幸福。两腿之间那团烂肉被主子踩着碾来碾去,即使肿成了硬硬的棍子,也抵不过她的力量。有几次,我甚至感觉她的鞋根碾进了我的睾丸,痛的我大喊饶命,可我知道老师是不会停的,因为她说她喜欢听我喊出来,喜欢听她的狗狗没有骨气的求饶声。


  可能是我的声音刺激到老师了,她踩了一会儿就把脚移到了我的脸上,坚硬的鞋底硌着我的嘴唇,鞋跟在我眼睛上晃来晃去,好象随时会踩下来,踩出两个血窟窿来代替我的眼睛,我吓的闭紧双眼,哆嗦的说着:「主子,我怕。」「怕什么,没用的东西,给我把鞋底舔干净,主子这只脚可刚踩过你卑贱的身体,把我鞋底踩上的汗都给我舔了。你的脏东西也配沾污主子的鞋?」她一下一下的踩着我的嘴唇、鼻子和脸颊,一下一下的把鞋底的『脏东西』都蹭在我脸上,其实,主子的鞋是双新鞋,连尘土的味道都没有,怎么会脏嘛。


  只不过,主子这样命令我,让我感觉主子的鞋果真象她说的那样,被我兴奋的汗水和下体挤出的一点黏液弄脏了似的,拼命伸舌头去舔。


  一边给主子舔鞋底,我一边还不停的说着对不起,乞求主子原谅的话。


  这个时候,我偷偷的看了老师几眼,只见她站的笔直,还高昂着下巴,只用一双美瞳在眼皮下瞄我。


  「舔的很兴奋,哦?看你这副哈巴狗的样子,好象八辈子没吃过东西了。主子的鞋很美味对么?」「是的,是的,主子的鞋是狗狗这辈子尝过最好的美味,谢谢主子给狗狗这个机会,谢谢主子。」我兴奋的越舔越起劲,几乎让我的口水把主子的鞋底淹没,足足十分钟了,我还是保持缩蜷的姿势舔着,手脚酸麻的抬不动了也不敢碰到地面,更不敢去捧主子的脚。


  「想舔我的脚么?是不是很想用嘴唇膜拜我的脚?」主子踩住了我的舌头,我不敢缩回去,只能含糊的说是,使劲的点头。可老师却反而把脚拿开,嘲笑我的贪心:「你以为你配么?」她讥笑着我的模样,转身让我跟她爬到屋子里的假树前。


  「小贱狗,现在站起来趴到树上去,手脚都给我放到旁边的树叉上。」主人命令我,并解开了部分过紧的锁链。我赶紧执行,光裸着身体趴在树上,我能感觉假树皮在摩擦我的皮肤和娇嫩的下体。


  身后主人鞋根敲击地面的声音渐远又渐近,直到回到了我身边。我好奇的扭头看去,看到了一捆黑白色的绳子。


  主子绕着树和我转了不知几圈,利索的捆起我来,绳子在我身上盘出了网样的漂亮花纹,黑白色的绳子勒出了我背部和屁股上的一块块嫩肉。


  「小贱狗,你知道么?你这样子真漂亮!」


  主子的声音很激动,由于被绳子固定,我没法再往后看,看不见后面的情况让我心里极其不安,不知道主子下面要怎么对付我。我颤抖着回答:「只要主子喜欢,狗狗愿意天天被主子捆起来。」我使劲的扭着脖子,可什么都看不见,我很想求饶,很想问主子准备怎么对付我,可我不敢,我就这么默默又紧张的等待着,等到了裂空而来的鞭子。


  「啊——!」


  毫无准备的我凄惨的叫喊出声,只感觉背部的皮肤好象被点着了一样。我大喊着:「主子,不要,主子——我怕,不要啊!」我的惨叫并没换来主子的同情,她毫不理会我的求饶,劈劈啪啪的又抽了5、6鞭才住手。


  每抽一下,我都大声的喊出来,我怕啊,是真的怕,疼痛的感觉让我兴奋的下身都缩软了不少。「主子,求您了,求您了——不要再打狗狗了,不要啊……」我好象一个无助的小可怜儿,带着哭腔求她。


  「我好喜欢你现在样子,我好喜欢你身上的鞭痕。小贱狗,你这个样子好性感啊。」侬软喘息的声音从我耳旁响起,老师居然趴在我背上舔我的耳朵。一阵酥痒迅速的爬满全身,不仅让我吟出最淫荡的声音,更让我疲软的弟弟重新振作了起来。


  主子的舌尖好顽皮,它钻进我的耳孔,进进出出的象做爱一样;它还包住我的耳垂涡着,引起一阵新的战栗传往小腹;当它慢慢爬下我的脖颈,滑下我的肩背时,我的阴茎激情难耐的膨胀起来。主子的舌游弋在我的背上,每每舔到突起的鞭痕,她都会用牙齿轻轻啃咬,让我在微弱的疼痛中体会丝丝冰凉清爽般的快感。


  「主子,哦——主子!」


  我缩起了肩膀,挺直了脖子,全身的感官都被她调动起来,完全忘记了这鞭痕就是刚刚才赏赐给我的。


  「我喜欢你啊,小狗狗。」


  老师呢喃的说着这句话,就趁我放松不备时把一只涂了润滑剂的假阳具挤进了我狭窄的肛门。


  哇呀,再一次的痛让我从幸福中醒过神来,我哭喊着,真的掉下了眼泪。


  「饶了我吧,饶了我吧,主子,不要啊,求、求您……饶了我……」我拼命的扭动着,拼命的挣扎着,并缩紧肛门附近的肌肉想把它挤出去,可是,有主子在后面顶着,我的所有举动都是徒劳无功。


  可能是听烦了我的叫喊,有可能是觉得这样能侮辱我。就在我大喊大叫的时候,一团温润带着湿气的布塞进了我的嘴巴。「唔唔……」我喊不出声,整个嘴里都弥漫开一股带着淡腥味的湿气。


  「主子的味道怎么样?这可是我因为您的贱样才酿出的蜜,好好吃啊。」老师坏坏的笑着,让我明白嘴里的布团其实是老师的内裤。


  看我有些平静下来,她按动了假阳具的开关,一瞬间,我体会到女子做爱时的感受,湿热的肛门里有硬邦邦的东西在蠕动旋转,疼痛与快感并存,有主子在一旁羞辱我,一点都不会再怕疼了,只是后面涨涨的,有种好想上厕所的感觉。


  「你现在是我的了,被我占有了。开心吗?当主子的小母狗,是什么感觉啊?」老师拿下内裤,在我耳朵边吹气,还把我比喻做一只母狗,简直让我的脸羞透了。


  「狗狗、狗狗现在好淫荡啊,是主子最淫荡的小母狗。」我咬着嘴唇回答,一边还忍耐着后面的一波波疼痛。虽然身体和意识都处于极度的兴奋中,可是下面被主子玩弄的疼痛感却越来越明显了。


  「啊…啊……」


  我的声音越来越大,已经不全是快乐兴奋的音调,里面含了忍受的痛苦。


  「主子……痛…啊、啊……主子…」


  我开始求饶,忍受不住后面的占有的疼痛。


  侵略性的震动嘎然而止,突然拔出的空虚感让我瘫趴在树上,喘起粗气来。


  绳子被老师猛的剪断了,没有力量足以支撑我疲软的身体,我就象皮球一样滚到主子的脚边。


  熟悉的脚踏上我的胸口,老师高高在上,面带绯红的望着我。


  「狗狗,你喜欢我这样对待你吗?不后悔吗?」她的眼睛里有一抹迟疑,又象是不舍,我读不懂,只是顺着她的话拼命点头。


  我当然不后悔啊,只要能趴在这双脚下,我宁可死去也愿意。「主子,狗狗爱您,狗狗崇拜您啊,您无论怎样对狗狗,都是我的福气,狗狗只愿趴在您的脚下舔您的鞋底舔您的脚。」主子满意了,她把我踩到胸口的脚拿开,放到我的脸边上。


  「你不是一直很想舔我的脚吗?看你这么乖巧的份上,我就赏你舔我的脚趾吧。」她那样轻蔑瞄着我,即使说着要赏赐我,也依然是那样的蔑视。


  「真的可以吗?真的可以亲吻您的脚趾吗?」


  我一个翻身爬起来,待看到主子再一次额首后,使劲的磕了几个响头,「谢谢主子赏狗狗!」我迫不及待的趴到她脚边,用嘴巴寻找鞋的拉链,轻轻咬住扣鼻儿,我开始慢慢的褪下链子,随着雪白娇嫩的肌肤从靴缝中露出来,那股熟悉又令我期盼的味道开始泄露出来,这次并不象上回那样轻盈、充满着薄荷的淡香,而是浓郁的、满含着湿气的扑鼻而来,随着拉链的开口越来越大,这种香味混合为一种气流,冲击着我的嗅觉,我贪婪的喝这香气,淹没在香气里,连身上最后一个细孔都浸透了这香气。脚面已经露出来了,我更加努力的拽着靴子,努力的把它拉离主子美丽的脚,当白嫩的脚脱离了靴子的束缚时,这股浓郁的气流顿时变成了洪流,以其好闻的气味把我淹没了,我把脸贴到她的皮肤上,尽量使鼻孔鼓的大大的,不想让她的香味溢出一点。


  我试探着伸出舌头去,接触到皮肤的一瞬间,我浑身都酥了。


  照着电影里的方法,我尽力的舔吃起主子的脚来,象在享受一份极致的美食。


  为了听到主子舒服的声音,我舔的更卖力了。逐渐,我的下身热起来,好象有神经在挑着它一跳一跳的搏动着,不敢伸手去碰它,我只能夹着腿,用奇怪的姿势跪着舔。主子注意到我的异样了,她把脚趾抽了出来,改踩在我的弟弟上。


  「看你的骚样,是不是想了?小狗狗?」


  她夹住我的阴茎,夹的那么紧。我皱着眉头说是,身体软的快要跪不住了。


  「跪不住就躺下,自己玩自己给我看。我要看你平时是怎么手淫的。」随着主子的命令声,我平躺下来,用手抓住弟弟上下套弄,怯怯地看着主子欣赏我的表情,从内心里感到愉悦,我想让她知道我所有的崇拜都只是为了她,所有的下贱都只是为了我高贵美丽的主子,含着主子的脚趾,我的呻吟依旧一声大过一声。过了一会,主子好象是也有了感觉,她抽回脚走到我脸旁,撩起了短短的裙摆,大步跨过我的脖子就坐了下来。


  淡腥味的湿气逼近我的鼻翼,一朵含苞的兰花逐渐盛开在我眼前,我喘息着抬起头,颤抖的用嘴唇去含这朵美丽的花。花瓣颤抖了一下,几滴温湿的黏液就这么滴到我脸上,热气从花心中传出,激的我下身一阵酥痒。『哦』的一声,我发狂般的凑了过去,用舌头接下花心里其余的蜜汁。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忘了自己是多么的疯狂又多么的下贱。我只记得自己曾喝下所有口中的香蜜,只记得在最后崩溃时是在主子的胯下高喊着。


  等我狼狈的从主子胯下钻出来时,脸上和身上全是湿湿黏黏的液体。主子几乎是用拖的把我拉进旁边的盈洗室,我在她的身体下屈服着,一直跪着帮她洗干净全身,并负责清洗了所有被我们沾染了的被单和衣物。


  这个夜晚,我是在主子的身边度过的,被关在木笼里,我一直看着她的身影直到深夜才睡。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