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网上那个她竟然是我的辅导员
网上那个她竟然是我的辅导员

网上那个她竟然是我的辅导员

早上起来寥寥没事可做,下载了个最新版的QQ,是木子的那个带IP的破 解版,然后就漫无其事的在网上闲逛,不过,QQ还是挂在上面的。 “铃……”有好友上线。只见QQ面板上“海洋之心”的头像由红变蓝,呵 呵,宝藏还是准时在网上出现了。我发现“海洋之心”在线时间是比较固定的, 一般是早上9点以后上线,或者更早点,然后中午12点左右下线,下午呢,又 是在一般的上班时间2点之后上来,5点半左右又离线。这也是我推断她是一个 职业女性的根据,因为只有上班族才会如此有时间规律。 噫,“海洋之心”的IP显示竟是我们学校的IP,难道她只是我的校友, 不是什么职业女性,上班一族。这真的不好下结论,也不知道这个IP数据库是 不是最新的,算了,先聊着再说。 不过看得出她还是比较喜欢和我聊天的。她开始跟我聊她的心事。我想可能 还是我这类型的男人比较吸引她吧,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 她告诉我,说她对她认识的一个比她小的男生有好感,但是又明知和这个男 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她比较苦恼。其实这不是也正说到我的痛处吗。 其实我一直以来对我的辅导员苏静(我一直都称呼她“静姐”,但是我更想 叫她‘静’)都有着一种甩不掉的感觉,我很想亲近她,很想抱着她的小蛮腰, 很想亲亲她的樱桃小嘴,很想……所以从大一开始,我就加入了学生会,为的就是和她有更多的相处时间,每 年的情人节、3。8妇女节、她的生日,其他大小节日,我都会送上我对她的祝 福和礼物,一束鲜花,一条丝巾什么的,我也说不出我为何会有这种感觉,我想 可能是刚开学的时候,我第一眼看到她的瞬间,就让我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记得,大一刚入学,我独自一人躺在宿舍的床上,边听CD边哼着歌,悠哉 游哉。突然一阵沁人心脾的清香飘到我的鼻边,我注目一看,一位上身裹着一件 短袖紧身的T恤衫,下边合体的牛仔裙包着修长的美腿的高窕女子站在我们宿舍 门口。 再仔细打量,整齐的头发下面是一张迷人的小脸蛋,俊俏的双眼,长长的睫 毛,微挺的鼻梁,苏樱小嘴,天,真的与港台明星GIGI有几分相似啊。身材 无可挑剔,一米七十的身高,不存在象大多数中国女子那样的通病:腰长腿短。 线条修美的长腿,恰到好处的细腰,婀娜的身姿,双峰虽然不是很大但是胜 在够挺,够诱人,修长的细手,全身上下都浑身透着杀死男人不赔命的女人味。 从那天起,我的心里就一直都空间被她占据了。其实我也知道不可能会和苏 静有什么发展,但是,我一直认为,美女是用来欣赏的,就像好花一样,能买回 家种养那是最好,如果不行,欣赏也是很不错的。所有,大二的时候,苏静结婚 了,我心里就知道,苏静就是一条金鱼了,只能观赏了。 不提也罢,就当苏静是我永远的红颜知己吧。 “海洋之心”还向我透露了她和她丈夫间出现了问题,也不知道如何解决。 呵呵,看来这次泡上了一个怨妇,照杀无误。 下午要去见导师,商讨毕业设计的一些问题,真是烦人。不过想到可以到院 里看到静姐,我倒还是蛮乐意过去的。 院里学生处办公室在三楼,我的导师办公室也在三楼。听着老头在黑板前兴 致勃勃的讲了一大通的话,可是心里却早已飞到静姐那去了。 终于老头讲完了,我故意走在后头,因为我想独自一人到学生处办公室去。 我是办公室的常客了,若无其事的走进了办公室。静姐还在熟悉的位置,其 余老师也在忙着。我朝静姐的办公桌望去,静姐似乎在用电脑弄什么工作,看见 我进来了,眼睛也朝我望来。我忽然发觉静姐的眼神在看我的时候,似乎出现了 一瞬间奇怪的光芒,不过很快就恢复正常了,我也很奇怪,也许不是静姐的眼神 出来问题,而是我的眼神出了问题。 “小北,好久没见你的人影啊。”静姐悦耳的声音。 “哦,最近比较忙,毕业设计嘛。”我是很想每天都见到你啊,但可以吗? 我径直走到静姐的背后,想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苏静,电话,怎么打到我这里来了?”同办公室的老师叫静姐接电话。 “好,就来。来,小北,帮静姐看看这个EXCELL表格。” “好勒,没问题。愿意为美女效劳。”我注意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静姐似 乎很开心,眼神好像又出现了刚才那种奇怪的神采。 呵呵,静姐工作娱乐两不误啊,上班时间也开着QQ。 我的眼睛呆在了静姐电脑屏幕上,QQ面板上的号码怎么这么熟悉,256 47xxx,难道她是……? 我颤抖的点击着鼠标,打开QQ的个人设定,“海洋之心”赫然出现在我眼 前,天,原来静姐就是“海洋之心”!难道和我聊天就是她?她知不知道“盗宝 人”就是我? 我抬头看向正在通电话的静姐。静姐结婚后,女人味更浓了,举手投足、一 鼙一笑都充满着女人味,而且身形还保持的很好,更丰腴了,曲线更玲珑了,真 正一个女人味十足的少妇。我故作镇定的看着她,其实心里有很多的疑问,还有 很多的想法。 回到宿舍,打开电脑,“海洋之心”还在线上。我又试着试探的问了她,最 后确定了她并不知道我就是“盗宝人”,就像之前我也不知道静姐就是“海洋之 心”一样。 哈,我太高兴了,通过和“海洋之心”也就是静姐QQ聊天,我知道,原来 静姐是对现实中的我产生了感觉,只不过现实中无法说出而已。我也一下子明白 了,今天我看到静姐看我的眼神原来并不是怪怪的眼神,而是代表了一种感情, 但是她又不敢把这种信息过于外露。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心里制定了一套完美的计划,静姐,我终于可以一亲 你的香泽了,终于可以…… 再过几天就是静姐的生日了,我的全盘计划就是要利用她生日的那一天。 我继续和她在QQ上聊天,但是,现在可不同了,我在暗,她在明,一切都 尽在我掌握中,我不断的灌输给她肉欲的快乐、偷情的快感的意识,让她渐渐觉 得欲望是比理智更自然,更符合人的情感。 通过聊天,我还了解到,原来静姐的丈夫是一名医生,经常要加班加点,还 要值夜班。所以可能冷落了她。不过只有这样,才会让我有机可乘。 今天天气很好,我的心情更好。今天是静姐的生日,我并没有象以往一样, 亲自送礼物给她。 “盗宝人,我今天心情很不好。” “为什么啊?” “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是我老公却到外地参加研讨班去了,而且,跟你说过 的那个男生,到现在还没有送我礼物,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 “哦,那是哪一个原因让你更难过呢?” “我也说不清楚,但是我现在只想看到那个男生,只想今晚有他陪我过生日。” 静姐,我明白你的心意了,我不会让我心爱的女人难过的。 “也许是那个男生太忙忘了你的生日吧,不过,我的预感告示我,你今晚会 过得很充实,幸福的,很快乐的。” “希望如此,我真的很希望他能陪我一起切蛋糕,因为,也许过了今年,我 们就没机会再见面了。” 一切如我所愿。静姐的丈夫不在家,没有了这个障碍,一切都会顺利点。 其实我事先已经预订了一间卡拉OK包间,设施很好,隔音效果也很好,关 键是我是那里的常客,我跟那里的服务生都很熟了,要知道,他们也是我计划中 的一部分。


  快到5点半了,我就到我们学院的大厅等静姐下班。我要给她一个supr ise。 楼道上传出阵阵高跟鞋的声音,伴随着熟悉的清香香水味,静姐要下来了。 “静姐,生日快乐。”我目光注视着她。 “小北,是你,我还以为你忘了……”静姐一脸惊讶,但是明显看得出她心 里很开心的。 “静姐,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一起吃顿饭吧。” 静姐当然答应我这个合理要求了。静姐今天穿着一套职业洋装,得体的短袖 真丝衬衣,米黄色的很适合她的肤色;齐膝的粉色短裙,腰间戴着流行的流苏, 更是衬出静姐的窈窕身姿。我呢,180的个子,一身得体的衣服。我们俩在路 上走着,不知吸引了多少路人的目光。 吃过了饭,还早,7点多,我按计划实施计划。 “静姐,时间还早,我们去唱K吧,你生日还没吃生日蛋糕呢。” 我还没等静姐反映过来,我就拦下的士,一下捉住静姐的手,钻进车内,直 接往我事先定好的夜总会开去。 车上,我还是捉住静姐的手,她试着轻轻挣扎开,我假意不知情,依然握着 不放。 车很快就到了目的地。我们直接来到包间,包间名字很有意思:红杏。 “静姐,我已经订了生日蛋糕了,你的生日我一定会陪你切蛋糕的。开心吗?” 包间中诱惑的灯光下,静姐端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透露着一种坐立不安 的眼神,我知道,此时静姐就像一枝红杏,想着出墙看看外面的世界,让更多的 人可以欣赏她的傲美,可是又怕出墙之后反而受到更大的伤害。我要尽快让她消 除紧张的心理。 此时,一个男waiter推着插满蜡烛的生日蛋糕进到包间,笑着说: “祝苏小姐生日快乐。” “对了,两位,本店最新推出一项优惠活动,如果两位是情侣的话,本店将 送上果盘、香槟,而且还打对折。” “哦,那如何证明客人是情侣呢?” “呵呵,简单,只要两位kiss的时间超过10妙,就可以证明了,也就 可以享受我们的优惠。”其实哪有什么优惠活动,这都是我一手安排的,这个w aiter是我的哥们,我们事先可商量好勒。 “这,算了,这优惠我们不要了,让人家女生多难为情啊。”我充当白脸。 “小北,这么大的优惠……”静姐低着头,红着脸低声说着。 哈,我知道静姐有点动心了,我要趁热打铁。 看着红着脸、低着头的静姐,作为男人的我,当然要主动出击。我挨在静姐 的身边坐着,从静姐身上散发的阵阵女人味比这包间里的清香剂的味道好闻多了, 我早已把持不住了。我右手一把揽住静姐的细腰,猛地低头,嘴巴凑向静姐的娇唇,不等她反应 过了,我的双唇就跟她的双唇对上了。静姐见自己竟然被自己的学生亲了香唇, 当然要挣扎一下。头急忙往后退缩,可是我的左手早就来到她的脑后,按着静姐 的头,不让她的头乱动。 哇,终于可以一亲静姐的香泽了,好香,好滑。我的舌尖如蛇信一般,一下 钻进了静姐湿润的嘴里。舌尖碰到她的牙齿,寻找着静姐的丁香舌。可是她好象 有心避着我,但是在这小小的嘴里能怎样啊。我的舌头撩动着她的香舌,抵着它, 亲着它。 静姐显然受不了这样的撩动,身体颤动着,毫无节奏的急喘着,鼻子呼出热 气,双手无助的撑在沙发上;我的眼睛也没有放过静姐,一动不动的盯着静姐的 双眸,告诉她我如火的爱恋,告诉她我如痴的情意,也透过眼神,给予她出墙的 勇气,传递我们两之间才懂的信息。 我们的双唇粘在一起当然超过了10秒,那位waiter也早已识相的走 出包房,并关上了门,呵呵,我早就交代过他了。 静姐的挣扎慢慢地停下来了,身体不再绷紧,呼吸也平顺多了,刚才反抗的 眼神现在似乎显出丝丝顺从的意思,最后竟闭上了双眼,任由长长的睫毛闪动;静姐的嘴里更香浓湿润了,长时间的亲吻,津液当然积蓄不少,可是她又羞 于吞吐;我体会到她的窘状,引导着她把她的津液送往我的嘴里,而我,也趁机 “回礼”,并硬是让她把我的津液吞下。 此时我的手已不那么老实。我也明白打铁要趁热的道理。 手悄悄的伸到静姐的起伏的前胸,隔着衣物抚摸她那坚挺诱人的双乳,对我 是一种折磨。双峰被登,玉女当然会有所举动。她忸怩着身躯,双手乱动。 “静,难道你现在还不明白我对你的感觉吗?我……爱……你……”我的嘴 离开静姐的娇唇,挪到她的耳边动情的诉说,哈着热气,舌尖也情不自禁的舔弄 着静姐的耳根、耳垂,撩动着她的敏感点。 静姐现在的心里一定是矛盾的斗争着。“小北,……,我明白,……嗯,我 不明白,……我不想明白……我是你老师,”静姐扭动着头,嘴里迷迷糊糊的发 出欲抗还要的娇声,“我……,我有丈夫了的,……北,别这样,……放开老 师……” “静,我的爱人,我已经等了4年了,如果再继续等下去,我不知道我会变 成什么样,静,不要被世俗束缚,我和你彼此都有感觉,不要再自己骗自己了, 静。”现在无论多肉麻的话我都可以说出来了,我不能让这个机会白白浪费。 其实要不是在网上探出静对我有点感觉的话,我还是不敢走出这一步的。既 然踏出了第一步,那第2、第3、第4步就更要勇敢走出去。 我现在就像是在玩火,搞好了,当是享福;搞砸了,可就是自焚哦。我也弄 不清静姐对我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她会不会无法容忍我这样的举动。不行,我要 让她感到冲动,配合我。 我顺势把静扯倒在沙发上,嘴一下印到她的唇上,一手探到她的衣服内,五 指伸向她娇挺的珠峰。真丝也比不上静的娇嫩柔软的肌肤爽滑,我迫不及待的想 完全占有她的双峰,用力把真丝的胸罩往上推,五指马上左右开攻,左撩动一会, 右扇动一阵。静的双乳外看不是很大,不怎么显山露水,但是没了衣服的束缚, 那可是肉感十足,弹性得很,就算是躺着,也毫无扁平的样子。 另一只手呢,也不甘示弱的探进静的裙底。裙内还带着丝丝的暖气,我的手 掌心不知道是热的还是紧张,竟渗出了汗。我不能左顾右盼,为了不让静阻拦, 我直奔主题。幸好静今天穿的是无底丝袜,这样我可以直接接触到她的内裤。 哇,静姐可真的很开放啊,她穿的可是T字亵裤。 指头刚触到亵裤包不住的嫩肉,静就马上起了强烈的反应。娇手企图推开我 的头,粉腿用力朝中间夹,玉躯夸张的扭动。 看来静姐还没有完全被欲望所征服。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静的双腿虽然用力的夹着我的手,可是这又怎么能阻止我呢。握紧了拳头一 下就把她的玉腿根部腾出了一块小小的空间。伸出食指,抵到她的亵裤边上,用 力撑开一角,立即一头钻了进去。触到了软软微热的阴毛,指头扫动着这片代开 发的黑森林。中指也抵向她的大腿根部,细长的一条布已经泛湿,阴部的痕迹已 经被淫水勾勒出来了,我矗着中指,隔着亵裤顶着她的蜜洞,燃烧吧,让自己的 欲火把自己点燃吧,静。


包房中,粉色的荧光灯下,一男一女躺卧在沙发上,只见男的在女的身上不 停的撩动着她、挑逗着她,身下的女子头发散了,衣服凌乱,扭动着身躯,迷乱 的双眼透出渴望而又自责。看的出,这个女子迟早会被臣服在这个男子胯下。 静感受着我如火的包容,嘴里、身上、连最神秘的地方都有了我的包围,开 始还有些抗拒的静姐慢慢的也被这淫迷的气氛所征服,减少了无谓的挣扎躲闪。 我的嘴不再局限于静的香泽,我吻向她的双眸,吻着她的双颊,舔弄着她的 耳垂。鼻孔呼出阵阵热气,告诉静此时的我处于何等的亢奋。 揉抚着双乳的手偷偷的解开了静上衣的纽扣,这样我就可以更自由更充分的 爱抚这对鲜艳欲滴、嫣红玉润的玉乳了。 静的亵裤也被我用力的扯了下来,我拿着已经湿透的亵裤摆到我的鼻边,我 用力的嗅着那使人疯狂的人妻的女人味,胯下的小弟弟此时更是胀得难受。 “静,你的味道好好闻啊,我真的爱上你了。”我有点近乎疯狂的舔着静的 脸、嘴、鼻、耳,舔着她的玉脖,舔向我向往已久的玉女峰。 静显然也被我的淫乱感染了,平素风平浪静的生活她从心里已经厌倦了,她 向往着不一样的生活,而我,就是能带给她另类生活的男人。在网上她说过她很 讨厌丈夫身上的福尔马林的气味,她更喜欢更纯更浓的男人味,向往男人野性的 爱。 静的双乳依然还是那样坚挺、圆润,敏感的乳头业已凹凸在目,我实在是忍 不住了,我低下头,毫无犹豫就埋在双峰之间。静白嫩坚挺的双乳真是让人流连 忘返,我不停的左右舔弄,张大嘴含住她大半个乳房,轻咬着她的乳头;静也很 享受我这样作,手伸到我脑后梳理我的乱发,但实际却是暗暗用力抱着我的头, 生怕我离开她,不再舔弄她的双峰一样。 既然连最里面的遮羞布都已清除,那我更是得寸进尺。静虽然结婚也快3年 了,但没听过她生了孩子,而且我估计她丈夫可能最近很少光临这里,所以静的 阴道还是紧紧的,我的手指明显感到肉壁的挤压。不过也正是如此,小小的刺激 就让她兴奋了。 静的短裙被我褪到她白嫩娇长双腿的膝盖处,米色的上衣半裸的敞开,浅色 的乳罩还没有被我解开,还搁在胸前的肉上,秀发半遮着静妩媚的双眼,这样半裸的静更显得神秘和诱惑,让我胯下之物胀得更痛。 静还陶醉在这淫靡的气氛中,欲望早已经征服了她自责的心,就像出墙的红 杏,期盼着更多的雨露湿润自己,更多的阳光照耀自己。 静动情的扭动着娇躯,这让我更方便卸下她的全部防备。我完全脱下了她的 短裙,并顺便把丝袜也脱了,也解开脱下了她的乳罩,静也似乎很配合着我,上 衣也半推半就让我脱了下来。 此时,完全裸露的静软躺在沙发上,粉色的灯光下,刺激着我的感观神经。 “静,你太美了,你完全占据了我的心里,如此让我神迷,第一眼看到你我 就被你完全征服了。” “北,爱我吧,不要多说了。”静完全的亮出自己,她竟然主动的把香唇送 到我唇边,我激动的差点舌头都不懂的迎合她的丁香了。 偷情的滋味是美妙的,试问哪个少妇不怀春,如果你让她身心都被你征服, 那才叫真正的享受。 我倍受鼓舞,指头在静的肉洞里更是如鱼得水,不停的抽动。 静的小穴已是泛滥,她玉臀下的真皮沙发已是湿了一片;深藏在缝隙中的小 珍珠也兴奋地凸显了。 “啊,……呃……呃,啊……”静的叫春很普通,但是在我心里却是如此动 听。 我的嘴从静的香泽吻到香脖,跨过娇挺的双峰,度过马里亚纳海沟,再顺着 她光滑白嫩的小腹,来到那片令人神往的黑丛林。 静的阴毛算是很多的那类,但是是较短的那种,我看着自己的手在她的蜜洞 中出出入入,也想分一杯羹。我俯下头,嘴凑向那流水的密缝。 静看见我的举动,似乎不好意思:“小北,不要,……,呃,脏……” 静集聚了一天的味道怎么能说是脏,那是充满诱人的人妻的味道,我梦寐以 求的味道。 我用力嗅着这郁浓的味道,“静,你的身体没有一处是脏的,都是香香的, 静。” 我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单腿跪在沙发前,也是静的小穴跟前,固执的低 下头,舌头如蛇信舔着她那湿淋淋的珍珠。静哪受过这样的舔弄,急剧颤抖的娇 躯说明了一切,埋头苦干的我只是听见静急急的喘息声,“啊呃”的呻吟声,但 这也是对我最大的鼓舞。 我腾出一只手伸到静起伏的前胸,放肆的揉搓着她兴奋得更加挺拔得双乳, 用手指夹弄着她凸起的乳头。 静压抑的心完全释放了,她一手按住我的头,一手也用力的揉搓着自己的丰 乳,她完全投入到这场身心的交融中去了,毫无之前的矫情,“北,别停……, 舒服,……你舔得我……我好舒服啊……” 我用手挽着静的粉腿。让她们张得更开,让她的蜜洞完全裸露在我的眼前。 我已经不再是舔了,而是吮吸了,我整个脸贴到她的湿穴,鼻子也蘸上了她 的淫水,舌头灵巧的在那水帘洞里上钩下舔,左右扇动,“叭叭”的作响。静也充分享受着我的吮吸舔弄,玉臀也忘情的靠向我的脸。 “呃,……啊,我……我……我到了,……北,呃……”很快,静就在我的 舔弄下达到快感的颠峰。她激动的颤抖着娇躯,歇斯底里的叫着,她压抑已久的 感情得到充分的宣泄,她内心里残留的自责在高潮中化为灰烬。


  【完】